私有化退市或成PE新投资点 目前尚无成功再上市案例


        究其境外上市公司选择私有化退市的原因,从外部环境上看,很多企业在海外水土不服,具有本土特色的经营模式不被境外投资者理解和认可,股票市值长期处于被低估的状态,融资能力受限。

  8月13日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已收到包括董事会主席江南春在内的联合体发起的无约束性私有化邀约。私有化交易的价格为27.00美元/ADS,交易的总估值达到35.00亿美元。继阿里巴巴、盛大网络之后再创境外上市公司最大规模私有化退市。
  究其境外上市公司选择私有化退市的原因,从外部环境上看,很多企业在海外水土不服,具有本土特色的经营模式不被境外投资者理解和认可,股票市值长期处于被低估的状态,融资能力受限。与此同时,部分公司会计丑闻频传、境外上市公司遭遇整体信誉危机,一些做空机构趁机恶意围剿,使不少无辜企业受到牵连,股票市值大面积蒸发。从公司内部因素上看,上市公司多受制于短期的业绩压力,在公司需要整合结构或制定新战略规划时往往容易受到掣肘,这也是上市公司考虑私有化退市的原因之一。
  私有化退市利于促进资本向合理估值回归。相比于业绩不达标的被动退市,私有化退市更多是在自身价值被低估情况下的一种主动选择,有利于促进资本向合理估值回归,对公司和股民是一种利好,分众传媒在发布私有化退市消息后股价上涨8.85%;而私有化退市后,公司大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加大,公司管理层可以从公司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去设计调整适合公司的战略与架构,而不用再去考虑资本市场及公共投资者对公司短期业绩要求的压力。当然,私有化退市运作目前尚不成熟,退市过程中可能会牵扯到较大的费用成本,之后能否再次成功上市也很难说。
  境外上市公司私有化退市为PE提供了新的投资机会。由于企业是在市值较低时退市,便于PE以较低成本介入。早在2008年时,私募基金CVC就试图通过旗下公司Bidco私有化香港上市化妆品公司“自然美”,但该提议未获法院批准。而此次分众传媒私有化退市,方源资本、中信资本、鼎晖投资、光大控股等国内知名PE机构均以联合出资方成员的名义参与其中。清科数据库收录2010年以来境外上市公司私有化退市37起,其中有9起案例涉入了PE资本(如下表所示)。清科研究中心观察到,已有专注于境外私有化退市、境内再上市过程的“PPP(public-private-public)”策略基金应运而生——金牛投资、平安证券、国浩律所已于去年合作启动 “PPP”策略基金募集工作,旨在收购流通股的方式实现境外上市公司的私有化退市,解除其红筹架构并进行重组,在符合境内上市条件后重新上市。该基金首期规模预计在2.00亿美元左右。

  仍需指出的是,私有化退市或将成为PE新的投资点,对公司、管理层及股民均是利好,但目前国内尚无境外退市、境内再上市的成功案例,PE资金若想以境内IPO形式退出短期内较难实现,因此依然面临诸如退出渠道不畅等问题。